布施羹汤

澡豆为饭,击缺水壶

〖天人〗食子记

ooc严重。黑天鹅地冥。天人cp

果然只会这种流水账式写文。写不出情节。呜呜呜

1
天迹啃烧鹅的时候,非常君作陪。
"地冥死了。"
"多好的黑天鹅。黑亮亮的毛,红的掌,很有灵气。有一个长脖子,很灵活,会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"
桌对面的非常君正用一个碧色勺子舀起一勺清淡汤面,好似他这般心头尖藏着毒蛇的人总是偏爱清淡的素食,否则便不能与那些阴暗的心思调和似的。
其实,他升起黯淡的欣喜——对一个消逝生命的哀悼之情,他终也隐隐约约的触碰到,而不是往常似的无动于衷了。况且,他这点苗火一般的同情心思,竟与天迹是相合的,异端和正道狭路相逢了似的。地冥,那个优雅的黑天鹅,费心的把脖子弯起来,好似要和那脖子作对,要把这一根长兮兮的玩意给折断似的。人觉初见便意识到这黑天鹅会有个凄惨的,优雅的,绝望的死亡,而地冥也终究是死了。导演是眼前这天真烂漫的天迹。
而这些想法当然是不能同天迹说的。天迹是个天生会避开人生阴霾的人——行大事如烹小鲜,观小事如吃烧鸡。但却是人觉要假装忘记他所有的阴暗,要费力讨好的人。同样是棋手,他是有意识的,浅陋的,而天迹是无形的,高明的,甚至从未意识到自己操控了他人生死的,也是迷死了人觉的。
人觉回以他一个调侃的笑:"好友",他黄色的眼睛像晶润的琥珀,"在吃一只鹅的时候,悼念另一只鹅,你手中的鹅可是会嫉妒的。"
"非常好友,学习逍遥哥,看事要通透。就比如这只烧鹅呢",天迹凑近烧鹅,咬了一大口,脸和嘴上都沾上金黄色的油,"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。这只鹅只是恰好上了我的餐桌。"
人觉不惜以他内心最大的恶意揣摩天迹的话语,他感到一团冰冷的死水在他心口处涌动,竟连到嘴的食物也隐隐要顺着这水流出他的喉咙似的。那场景该多美。他想。然后他听见内心的鬼在幽幽的笑。
天迹的眼睛就像无瑕疵的紫水晶,他会说出这般纯粹的毫无恶意的,教人胆战心惊的话来,但他的心灵是那般纯净的。人觉想着。他情不自禁的噶意这般天真无邪的恶意,也难以忘怀能散发这股干净的恶意的天迹。
但他什么也不说的,他只是自然的接过话头,"那么地冥便是恰巧成了好友的玩伴。"
他露出温润无害的笑意。他本可以告知地冥死亡真相的,但他早已厌倦于观赏善良者为其无意之罪行而痛哭后悔的模样,他更爱看天迹无知无觉的犯下他会为之后悔的错,并从中汲取生存的能量。
他已经从一个苦难者,变作一个欣赏那些微妙的辛辣的讽刺的局外人了。
尽管他只能藉由天迹体会到这点。

2
天迹当初养鹅只是为了要吃。
天迹生来好华灯,好烟火,好鲜衣,好美食。连仙门的门风也纠正不住。他想捉虫便捉虫,想偷懒便偷懒,想睡大觉便睡大觉,想自由便自由,想做天上的白云,也想做河里的鲤鱼。他想亲自捉只大白鹅烹了吃,便出门去寻也去了。
他找见地冥的时候,地冥正瘫在一小方泥潭,一身黑的,却很优雅,像是身处瑶池的庭水似的。天迹说,它真脏,要把它洗干净了,看会出落成什么个样。他偷偷取来云海仙门的云海,为那乌黑的天鹅洗澡,本以为洗完了便会出现一只傻乎乎,直愣愣,白洁洁的大白鹅,但趟过地冥的水都蓝得发亮了,那天鹅依旧黑不隆冬,于是天迹知道它就是个黑色的天鹅了,可见世界之大还是无奇不有的。
一份珍惜的心情,天迹大度的说,我不吃它了。
我养它。
人觉爱死了这个时候的天迹,上帝欣然于亚伯供奉羊肉的那一刻,想必也是这般,全然不知未来的变故的。真美。

3
天迹终还是个大意疏忽的人,本该他养的黑天鹅,可总忘了给他递饲料,遑论给他洗澡换水。这类工作都是人觉在做。他在为地冥料理的过程中享受对天迹的嫉妒,甜美如甘露。
但地冥天鹅君只亲近天迹。
它简直是用动物灵敏的直觉,轻易触及他心中的毒草似的。人觉喂与地冥饲料的时候,地冥不上前,也不后退,只亭亭的顿在水中,有飘到它周身的饲料,便低头那么一啄。于是人觉笑,感到内心蔓延的枯冷,隐秘的在天迹的天鹅上,投出阴冷的什么东西来,有如同实质了似的。
可地冥对天迹的态度是不同的,它会好整以暇的品啄天迹投递的食物,优雅的四处寻着,好像从容不迫似的。但在天迹离开的时候,突然变作个疯狗似的,它赶紧沉入水底里,疯狂的找寻出自天迹的每一份饲料,囫囵吞枣般全咽下去。风度和优雅尽皆不要了,蓬头垢面也不管了。
人觉有时想,地冥早就发现他默默的注视,那只聪慧又笨拙的鹅,便是因他的目光而死的。内心积蓄太多矛盾的鹅,它的每个行为都体现它是命运手中的棋子。人觉见过太多这样的棋子,早已厌烦厌倦,他更爱的,是天迹那般,纯粹的单纯的……棋手。他与天迹,是棋手之间的相知相惜。

4
黑天鹅从水中飞起来,谁也不曾看见它飞,但它就是飞起来了。它飞到仙门的牢笼里,好似知道今天天迹要吃烧鹅似的。
屠夫是人觉。除了天鹅外并无旁人,于是他畅快的笑起来。他举起刀,按着它的纹路切起来。那天鹅虽是活的,但比死鹅还要听话,它甚至曲下身子,以便让人觉更方便的切下它。
切完后,人觉用一瓶漂白剂,将它一身黑羽皆喷做白羽,是天迹惦念的白天鹅的样子了。
天迹遇见人觉的时候,人觉道,我为好友准备一盘烧鹅,好友可要品尝?

天迹向前抱紧人觉。果然还是好友最懂我。

于是黑天鹅默默无闻的动荡两个棋手的心神了。它是个主动奔赴局的棋子。但仍是棋子罢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心态爆炸产物。写了个ooc的人觉。

人觉应当是有着游仙之风的,会戏谑的,体贴他人的,偶尔也是善良的,有良心的。但是我写了个完完全全的黑人觉,完全删除了人觉的向往美好的特质。

我我我……很抱歉